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创业资讯 2020-01-10 评论(0)
- N +

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PRO,“微信之父”张小龙突然出现在当晚的“微信之夜”,贡献了一场长达4小时的演讲。

一年后,“张小龙会不会出现在公开课”成为众人最好奇的事情。但在微信公开课PRO一开场,他就通过一段12分12秒的VCR,打消了大家的期待。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这是张小龙的原话,但并非是他的原意,而是被网友调整了语序。

早期微信团队聚集于每一项功能,思考如何做才是最完美的。而现在,团队面临的问题,已经从“怎么做”,转变为“做什么”,更加考验团队的组织能力。

张小龙解释自己故意缺席公开课时说,“我希望我们团队,在每一个领域都有杰出的深入的思考者......今年,我更乐意把时间让给我的同事们,让他们来给大家带来我们团队的思考。”

1月9日,2020微信公开课PRO在广州举行,主题是“未完成Always Beta” 。言下之意可能是,信仍在尝试,从未被定格。

张小龙的7个思考

“信息的宽广度和质量,一直是微信要解决的问题。”

张小龙说,从前一个人世界的大小,是由他的行走半径来决定的,现在一个人世界的大小,是由他所获得的信息的宽广度来决定的。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对于信息互联给人们带来的影响,张小龙这次提到了7个维度,包括“隐私的出让,信息获取的被动,社会关系的扩大和复杂,信息传播的快速,信息选择的困难、信息的多样性,搜索的困难”。

微信尊重用户。张小龙关于信息的这些思考维度,一直贯穿在微信的进化里面,去判断微信应该“做什么”。

7个维度中,张小龙提到了社会关系的扩大和复杂。

在1月8日更新的版本中,微信放宽了列表好友5000人的上限。但在添加第5001位好友时,只能将新好友权限开放至“仅聊天”。有人推测,此项限制可能是为了防止用户好友过多而导致朋友圈刷新频繁的问题,或是限制朋友圈卖货的个人影响力。

5000名好友上限的初衷,是为了不希望用户有太多社交负担。学术上也有一个概念叫“邓巴数字”,它推断人类拥有稳定社交网络的人数大约是150人。

但张小龙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突然提升了人们对好友的维系能力,社会关系越来越多地体现在微信好友、群、朋友圈的互动里,许多老同学也因群而活跃起来。

“现在有将近一百万人已经接近5000好友,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友,但也促使我们要扩大好友数目了。”

现在,微信群需要“邀请入群”的人数限制,也从100人扩容到200人。

对于微信超10亿用户来说,一百万人不到总人数的1%。开放好友上限的利好者包括名人、微商、运营等有极强社交需求的人群,而更多人反而在为列表中繁杂的“好友”发愁,希望能够开放多个入口,例如“工作入口”“生活入口”“购物入口”,来区分聊天和朋友圈属性。

微信下一步会如何放开好友限制还不得而知。但张小龙对“扩容”诚惶诚恐,“扩大5000好友这个限定非常容易,但是对于它带来的影响,微信还会反复思考。”

在谈到信息多样性时,张小龙反思了做微信公众号的“失误”

张小龙直言,群发应该包罗各种各样的形式的内容,如文字、图片、视频等,但微信一不小心把它做成了文章作为内容的载体,这使得微信在短内容方面有一定的缺失。

“公众号本身不是为媒体准备的......我们很重视人人都可创造的内容。朋友圈之所以默认是发照片视频,是因为当时我有一个认知,对于十亿人来说,让每个人发文字是不容易的,但是,发照片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张小龙说。

开公众号写文章的门槛不高,但相对来说,公众号不是一个人人可以创作的载体,因为“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天天写文章”。

张小龙也表明,“微信的短内容一直是我们要发力的方向,顺利的话可能近期也会和大家见面。

张小龙在分析中提到的短内容缺失,主要基于公众号推送。

一次“规范”的公众号推送,以长文形式为主,界面既有阅读量、评论、也有“在看”等功能。

最早,短文、图片、语音都只能以“对话形式”完成推送,但不能以链接形式传播。微信曾经对此做过优化,现在通过公众号群发的图片,会嵌入一个网页链接中,和长文的形式类似。

如果短文内容也能通过链接分享,和个人朋友圈的性质相差不大。因此有人认为“短内容”不仅要和公众号结合,也要跟朋友圈结合。

张小龙也提到,“公众平台的原始想法是取代短信成为一种基于连接品牌和订户的群发工具,并且有效地避免垃圾短信”,那么“人人公众号”,让普通用户都参与到公共社交媒体中,并不十分利于鼓励个人创作。

除了朋友圈之外,个人还能如何创作呢?

一年前,微信上线了新功能“时刻视频”,和朋友圈短视频类似。为了减弱用户在自我表达方面的压力,它不直接展示在朋友圈,仅24小时可见。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最早的时刻视频制作小视频界面

当时“时刻视频”被视为微信切入短视频领域的又一大动作,铁了心地与其他短视频App一决高下。

一个月后,“时刻视频”改为“视频动态”,并不断进行功能升级。最新的情况是,如果你的好友上传了时刻视频,你的朋友圈最上方会出现一栏发布动态的好友头像,点开后你可以选择查看或直接关闭,之后这栏消息提示才会消失。

视频动态或许也可以理解成微信发力短内容的一次尝试,但这次短内容又被正式提起,未来究竟微信究竟会采用什么样的内容形式,在朋友圈私人社交场景和公众号公共社交场景之间开拓新的空间,令人期待。

小程序交易额超8000亿,“微信孟美歧”首次直播

今年是微信但诞生的第9年,也是微信小程序的3周年生日。

微信开放平台副总经理杜嘉辉在微信公开课PRO公布了一组数据:2019年小程序日活跃用户超过3亿,累计创造8000多亿交易额,同比增长160%。

巨大的交易额意味着商机,杜嘉辉也在演讲中多次提到,要帮助商家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闭环。

微信小程序的发展,正在从量变到质变过度。2019年,小程序表现出明显的商业优势,尤其是在电商、零售行业,广告能力升级,也让流量主收益有了更高的增长。

杜嘉辉说,“我们可以看到小程序生态延续了稳健上升的势头,尤其是看到了商业交易场景具有很好的发展潜力。”

微信将针对小程序自然新增用户、主动拉回流、更好地商业化等三方面重点助力商家打造商业闭环。微信还将推出封面广告、自定义广告等组件,为小程序的变现能力加码。

另外,微信也没有“放过”直播电商这一风口。

杜嘉辉在会上提到,2020年,小程序也即将推出最新的官方直播组件,让直播卖货更容易;一物一码,让商品变成渠道,还能够提供红包互动;识物,让扫一扫可以购物。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2019年5月30日,电商专家、微博签约自媒体龚文祥发在微博表示,自己体验了一把微信直播,并称目前全中国用微信直播的不超过10个人,还在内测。

半年之后,微信直播终于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1月9日下午3点,微信的小哥哥小姐姐首次在小程序公开直播,开卖WeStore最新推出的新年周边。直播时长1小时06分,累计观看人数7.5万。

观众在屏幕上看到的直播间,设置在微信公开课PRO的线下展区“未完城”,除了微信自家的直播首秀,展区共有三场品牌在进行真人直播。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直播通过“微信公开课+”小程序,采用全屏直播模式,界面和半年前相差不大,支持弹幕评论,提供直接购物功能,在此基础上增加了点赞功能。

男主播是周边的设计师,女主播颜值很高,弹幕里不停有人说“好像孟美歧”。为了增加和观众的互动,主播还在评论点赞用户中多次抽奖,送出微信公开课PRO定制盲盒。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微信公开课+”直播间

 

在许多其他电商直播平台,粉丝在购买商品或进行咨询时,通常需要再通过加主播微信来完成。因为平台出于安全等方面的考虑,经常还会在平台限制微信号露出。而微信推出直播后,用户就没有必要再打开另外的App看直播。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以内容为先,社交为辅。但当他们做为直播平台时,和普通的电商不同,粉丝对主播的信任,很大程度决定了长期的直播转化效果,也就是说直播电商有较强的社交属性。

而在微信,一切内容都是为了服务社交。

一旦直播小程序全面应用,与微信完善的社交系统联动,加上小程序已经具备的商业环境,将会迅速形成平台内部直播电商体系。

公众号刘备教授说,“微信直播带货,肯定秒杀绝大部分平台。未来就会形成阿里和微信两头大的局面,阿里靠货多,微信靠流量。”

微信数据报告偷窥了你的生活吗?

《2019微信数据报告》在公开课的结尾登场。

微信在2019年的月活跃账户数达到11.5亿,作为被使用最广泛的社交平台,微信中一些常用功能包括小程序、微信步数、表情包等,也都成为了自带微信特色的社交功能。

使用高峰期主要处于午饭前和下班后,这也是微信用户打开小程序的高峰期。而晚上8点,则是小游戏的主场。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不同年龄段对小游戏有明显的偏好,年轻人喜欢聚会桌游,青壮年热爱经营农场餐厅,老年人独爱益智答题。

在小程序中,小游戏一直是非常活跃的品类,上线两年多累计服务用户超10亿。

微信公开课讲师李卿首次披露了小游戏的商业表现:2019年整个平台商业规模增速超35%,流水过亿;游戏品类覆盖度也比上年增加40%,用户对不同游戏的尝试意愿更强了。未来两年,小游戏商业规模可能以38%-40%的速度高速增长。

小游戏整个品类的用户规模超过了APP游戏,最优产品累计用户已经超过4亿。其中普适性的休闲品类,在与微信的关系链能力结合后,更容易在好友之间形成互动。其中主打经营养成的“动物餐厅”就在半年获得过亿用户。

如今,在纷繁的网络文化中,表情包已经成为一大社交手段。

数据报告的微信表情排行榜中,“捂脸、呲牙、偷笑、强、玫瑰花”是用户使用频率最高的五个表情。

微信之夜,张小龙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新思考

其中名列榜首的表情“捂脸”,是五个中最“年轻”的,是2016年底微信新增的六个小黄脸表情之一。

纵相新闻称,“捂脸”表情共经历五次改版,这个动作原本表达了一个粤语词“冇眼睇”,即“没眼看”。但微信表情团队这样解释:虽然很难说出“捂脸”具体代表什么意思,但这个表情确实表达了不少人的新心声。

相对于后四位使用频率较高的表情,“捂脸”更经常被年轻人使用,在不同语境下,它可能代表了尴尬、无奈、懊悔......或许对于年轻人来说,抛出这个表情后,对方能够意会,才能成为“合格”的社交对象。

此外,一切为了社交的微信,也不会错过春节这个抢占用户和流量的时机。张小龙在视频中剧透,春节期间微信在红包上,也会有一些新的创造。

追溯红包大战的历史,要回到2015年羊年春晚。这一年,就是微信支付给全国人民发红包,从而掀起了春晚红包大战。

过去春晚一直采用短信互动和微博互动的形式,由于缺乏反馈机制,容易停留在单向表演输出。而春晚微信摇红包的互动,操作简单没有理解成本,且老少咸宜,打破了过去沉闷的互动氛围。

张小龙曾把微信的朋友圈比作一个社交广场,每个人在广场中都有不同的社交人设和需求。春节的“聚会”场景,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社交广场,不仅有线上关系链,还有线下见面的场景。

有社交互动信息才能流通,这也是互联网大厂们每年希望在红包大战中突围的原因。而今年,春晚历史上首次与快手合作给全国观众发红包,观众将通过短视频参与互动。

微信要如何在红包大战中突围,就看春节“更新”的Beta版本,是否足够创新了。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