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黎贝卡对话徐达内:我暂时不会做直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

创业资讯 2020-01-19 评论(0)
- N +

一个是被誉为买买买教主的黎贝卡,一个是榜哥榜妹们的“00后”老板、新榜CEO徐达内,他们都经历了五年创业,都是从微信公众号起家,都是由传统媒体人转型为新媒体人。

当他们俩凑一桌,一起回顾内容创业这五年,会聊点什么呢?

以下内容整理自2020新榜大会现场对谈,嘉宾本人已确认:

黎贝卡对话徐达内:我暂时不会做直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

徐达内:谢谢卡卡,一下子把这个场子的时尚味带回来了。刚甄妙说私域流量,黎贝卡是我的私域流量。

黎贝卡:每年交流一次,就是我来新榜大会,平时从来不找我。

徐达内:每年我问她你可以来新榜大会吗,她都说我不敢来,因为对公开演讲还是有点恐惧,所以今年她来,我特别感谢。我知道你最近也很忙,还在做你新书的签售,跟我们讲讲你这本书?

黎贝卡:新书是《今天也要认真穿》,早知道带一些书过来了,其实书里不只是在讲穿这件事,还有关于认真生活这件事。讲的是一种认真的态度,也不完全是穿搭,是人跟物品的关系。

黎贝卡对话徐达内:我暂时不会做直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

徐达内:你觉得写书跟你每天写推文不一样吗?

黎贝卡:还蛮不一样的,因为书里的文字都是一些比较短的、私人的体验。公众号的文字,我的推文不是以长著称嘛,都很长,是更加实用和工具性的内容。书的文字是比较私人的,相当于对我5年生活的一个梳理。

徐达内:5年了,我上次翻到了跟你在4年前一个活动上的合影,日子过得很快,除了写书之外,这5年来创业下来,你感觉自己还有哪些变化?

黎贝卡:从哪说起呢?变化挺大的。昨天见到徐老师,我说我们上一次聚会感觉就是快5年前了吧,当时一起的人,好像到昨天都已经换了一波面孔。

在内容创作的路上,可能有人坚持下来了,但有人换了赛道,或者去做他们觉得更有意思的事情了,我们俩居然还一直在。

徐达内:还有很多人,只不过他们可能找到了一些不同的介质,或者不同的形式,但我相信很多人还是坚持在内容这个赛道上。

我相信你身上其实有很多不变的东西。我昨天跟你的工作伙伴聊到半夜12点,我说卡卡这会儿不下来聊天,关在房间里在干什么,她说卡卡在写推文,我不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大号还有几个人是自己写推文,并且自己发推送,这个是不变的吗?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是你觉得这5年不能变的?

黎贝卡:对我自己来说,一直写这件事没有变,我估计可能过5年10年还在写吧,但我的工作方式跟以前相比是有变化的。

比如可能5年前我去参加活动,录一个节目,当时我是全天都非常焦虑,因为那时候我还是一两个人,还是自己一个人在写,每天在内容上投入的时间非常非常多,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团队,所以在初稿和编辑方面还是有专业的人帮我,比起以前还是能解脱出来做一些别的事。虽然还在写,但工作的方式变了。

咦?你说“你怎么还在写"的时候,我怎么感觉这句话不是在夸我,可能潜台词是说你应该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

徐达内:不是,这点我要声明一下,我觉得对内容创作者来说,内容创作这件事永远是最有价值的,只不过有些人觉得一直在输出,没有输入,会有问题了,你会有这方面的感受吗?

黎贝卡:一定是有的,因为“每天写”这件事不那么容易,我以前在日报做记者,习惯了每天都在写,但也会遇到选题瓶颈,内容的瓶颈。

为什么我对这件事一直很执着,因为我觉得无论哪一种媒介,自媒体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它背后这个人,它吸引的是志趣相投的人,如果不输出了,就失去了你这个内容本身的竞争力,如果我不写了,可能我这个媒体也做不下去了。

徐达内:昨天有人说如果你看到卡卡捧着手机笑,多半是在回复读者留言,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大号的创始人在亲自回复读者留言,你为什么那么热爱回复读者留言?

黎贝卡:这个也很惭愧,很多人都觉得是因为我对读者很好,所以我要去回复她们的留言。但更多时候它是我的一个补给站,除了动力或者是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它是让你在这么累的情况下,一直坚持做这件事的一个原因。

另外,它是我非常丰富的选题库,你能输出的东西可能很有限,我很容易重复,慢慢你会不知道大家真正的需求是什么,真正爱看什么。

但我觉得新媒体最好的地方,是你可以即时看到反馈,不断地有很多人告诉你我想看什么,我需要什么,所以它是解决我很大一部分选题,或者说怎么还有新内容可输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补给站。

黎贝卡对话徐达内:我暂时不会做直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

徐达内:所以我的理解是,其实你跟读者之间或跟用户之间,你是希望这是一个类似于朋友,甚至互相鼓励的这么一个关系。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作为内容创作者和粉丝也好用户也好,你希望把这种相互间的关系经营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黎贝卡:早期其实是没有刻意去经营,或者要跟他们变成什么状态,但是我很早就会自己回复留言。

早期是每条回的,但现在太多了,没办法每条回。因为我主要的平台最早在微信公众号嘛,微信公众号有一个特点,所有人跟你说的话都像悄悄话,他们每个人开头都是卡卡什么什么,他们甚至会跟我说,比如我现在马上就要进产房了,你快点对我说一声加油,或者家里有什么事,或者他说我今天起床本来心情很差,看到你的推送心情变好了,我想跟你说一声。

慢慢就会觉得这很像一种朋友的关系,虽然没有见面,但是其实是很熟悉的,早期在后台留言的读者很多我都记得。

我以前觉得读者在网上跟你说我很喜欢你,其实我不会特别当真,因为我觉得好容易啊,不就是评论说一下喜欢你嘛。但新书签售还是让我很感动,我5年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规模的读者,基本上每场都有几百人,多的上千人,他们一大早就在那里排队等进场,排三四个小时,等着让你签个名,其实就是签个名而已。

我当时还发过一个朋友圈说“何德何能”,因为我当时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有些读者还专门从柬埔寨、新加坡等地飞过来。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是什么让他们跟你产生这么强这么深的连接,让他们愿意为了你等几个小时,可能只是见你一面而已。

黎贝卡对话徐达内:我暂时不会做直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

徐达内:其实你看卡卡,你跟读者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生活中、工作中互相鼓励的角色,我们知道卡卡有一个最著名的外号叫买买买教主,很多人是从消费决策层面来认知到你的,包括你也创造了很多业界非常有名的案例。你觉得你现在在消费决策方面,你会怎么样往下走?会提供什么样的价值?

黎贝卡:其实我一直还是比较统一的,因为被开玩笑叫买买买教主,所以没有关注我的人,尤其是男同学们,可能确实会这么看待我。我前不久在一个活动上碰到了一位男士他说,你知道吗?你是我最讨厌的女人之一。我说为什么?他说我老婆自从关注了你家里添了很多东西我就不管了,最近还把我们家房子给拆了,因为她看了你的装修以后,她觉得也要有一个衣帽间。当然他是开玩笑,我说不如你关注一下我吧。

我一直都是统一的,不会说什么东西好你就买吧。基本上无论是写穿搭也好,写我的私物也好,更多都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好在哪,你是不是需要它,你是不是可以买它。

因为现代人很忙,最早关注我的那批人都是事业女性为主,她们看我是因为我信任你,所以你帮我选择过,我就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去买一堆我不需要不适合的东西。到现在,因为跟读者之间的信任感越来越强,我也会觉得责任感越来越大,推荐或选择的时候就会更谨慎。

徐达内:卡卡你看,你除了推荐给粉丝用户什么值得买以外,其实你有自己的产品,我跟大家透露一下,卡卡曾经寄过一副耳环给我,我戴上了,还拍了买家秀给她,后来被我太太横刀夺爱抢走了。我想知道自己做品牌,自己去做产品,其实比我们传统地推荐别人买东西更难,包括对质量的把控,这条路你会怎么走下去?

黎贝卡:我的品牌现在已经做了快两年了,去年开始做首饰,寄给徐老师,他是我的一个“实验品”,我在想如果连他都对我的产品感兴趣,那我的产品一定会大卖吧。

然后是怎么走下去。做品牌的时候其实会有很多声音,会有一些没那么了解我的人说,你看网红终于还是去卖衣服了,这是一开始我就知道要面对的。但从一开始,我选的那条路就是一条还比较难走的路,因为我们没有跟任何的电商合作,是自己做小程序,自己做供应链,从设计到卖全都是自己,除了工厂不是我的。

我不想让大家流行什么衣服就买什么衣服,流行什么东西就买什么,而是买一件衣服可能可以穿十年,反复地穿,想做有品质的经典款。

所以当时觉得首先要找布料,找到满意为止,也希望那个版型禁得起时间考验,但由于想要的太多,所以我觉得产品在现阶段肯定没有达到满意的阶段。但我们一直在努力优化,未来也会朝这个方向走。

中间也有过一段迷失。因为生产、实业跟内容不一样,内容是我不满意可以调整,或者我写得不好可以改一改,但实业涉及到很多环节,有很多专业的人给你意见,有一段时间我们款式好像越出越多了,后来我觉得这是我想做的吗,真的需要让他们买那么多衣服吗?他们真的需要这么多衣服吗?慢慢地现在又调整回来了。还是希望能打造一个有品质的经典款衣橱。

黎贝卡对话徐达内:我暂时不会做直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

徐达内:好,我问你最后两个问题。

黎贝卡: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也特别想问你,你觉得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徐达内:这个变化众人心知肚明……其实没有变的,我觉得我对内容还是很热爱,当然,我原先跟你一样也是在传统媒体写字,但现在换了个身份,但是我始终觉得优质的内容是值得被尊重,并且值得获得好的回报的,这个信念没有变。

变化的当然就是,你看我们这个行业一直在变化,人也在变化,介质也在变化,好,接下来又轮到我问你了,介质这个问题,叫你买买买教主,主要是微信上的,但今天短视频、直播那么火,你想过在短视频或者直播,或者说在更多的平台上发展,除了微信以外,在这些平台上你想怎么发展?

黎贝卡:其实别的平台我们一直在尝试,比如微博、小红书,短视频也是从2019年开始,就有比较稳定的每周两次的输出,当然还没有做得很好,所以这次来新榜也是来学习的。还有什么?

徐达内:直播。

黎贝卡:直播暂时不会,因为我觉得永远都有下一个风口,你是不可能赶上所有风口的,不可能有人一直在风口。所以我也不会说什么火我就去做什么。

像短视频,其实最早一条、二更做短视频就有人跟我说,现在短视频这么火你要不要去做,那时候精力有限,我的兴趣也是在文字。

后面为什么做短视频,除了我的团队一直给我压力、让我做以外,也是我自己的文字输出陷入了瓶颈期,我也需要拓宽我自己,走出舒适区,让自己尝试换一种方式去记录去分享。

直播我觉得现在很火,但它不适合我,你看我这样能做直播吗?

徐达内:我觉得挺好。

黎贝卡:我不是那种能很兴奋地跟你说“你一定要买”(的人),无论是写文字也好,做短视频也好,我一定要做我相信的内容,我不是说直播我不相信,而是我不相信我每天能介绍那么多东西,我自己知道在这个阶段我是不能胜任这件事的。

是不是现在有新的流量风口,那你在公众号可能担心自己卖不动了?我其实是没有感受到的,至少现在是没有。因为如果从数字来说,我们2019年的增长各个指标都还蛮多的,2019年8月我们在广告这块就已经超过了前年全年的总和,全年基本上翻了一倍以上。

从各项指标来看,现在都是一个还在快速增长的阶段。因为我对消费领域比较深入,跟品牌的沟通也比较多,对他们来说直播也好,KOL带货也好,其实是两个不同的维度。对品牌来说他们都需要,比如像我这种KOL的带货更多是品牌要跟他们想要的消费者建立一个更深层的联系,更长远传播的策略。我自己也是做品牌的,我需要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一个什么样的品牌。

徐达内:好的,也谢谢卡卡一直跟新榜的合作,我问最后一个问题,不仅仅代表我,也代表在场和直播镜头前,像我这样焦虑脱发的做新媒体的直男,我们还有被挽救的机会吗?我们的着装。

黎贝卡:我感觉我这几年一直在努力挽救你啊,也有成效的。怎么回答呢?

徐达内:我觉得你可以开一个针对我们男性的号。

黎贝卡:很多人跟我讲过,尤其是参加这种大型的有男士出席的论坛,都会问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做我觉得我能做的内容,我其实不是特别了解男士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做男士的公众号。

还有人跟我说,母婴号真的特别火,特别带货,你快去做,我没有当妈妈,所以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做,除非我找到我特别擅长做这块内容的,我努力找找。

徐达内:我懂了,就是放弃治疗我们了。

黎贝卡:其实我的号定期也有男士的内容,但我两周前写了一个男士的穿搭,热门评论是“他不配,下一篇”,评论区全是”不用管他们穿什么“,所以你看,男士们你们的声音还是不够大啊。

徐达内:好的,非常感谢卡卡。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