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B站不像YouTube,像快手

创业资讯 2020-01-20 评论(0)
- N +

和快手呈现的“魔幻现实”不同,B站创作者呈现的是更年轻化的“精致现实”。

“我真诚地相信,一千年后,短视频会像唐诗宋词一样,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我一直也相信,短视频的创作者们,不只是作为一个网红,更是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被时代记住。”和往常的视频里休闲着装不同,视频博主何同学一身西装,手握一座金色奖杯,冲着台下的观众说出这番话。

这里BILIBILI POWER UP 2019年度UP主颁奖典礼,除了何同学以外,还有另外99位“视频诗人”在当晚被记录进了B站的历史。

从2019年开始,B站决定在每年岁末年初的时候,评出百位在B站表现优异的UP主,赋予他们百大UP主的称号。同时,在颁奖典礼这天,还会颁发年度弹幕人气、年度新人、年度黑马UP主等多个单项奖。

所谓UP主,是B站对站内视频创作者的昵称,UP是UPload的简称,类似发微博的博主和论坛发帖的楼主。这是一个很B站的词,国内没有第二家平台这样称呼自己的创作者。

B站不像YouTube,像快手

“出圈”,是B站2019年的关键词。尤其在打出“万物皆可B站”的口号之后,B站越来越迫切地想向外界宣告,B站已经是一个拥有7000余个文化圈层的大社区。

并且,B站身上的标签变得越来越多,中国最大的音乐创作平台之一,中国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之一,中国最大的在线自学平台之一......但是这些标签仍然没有占据大众的心智。

2020年跨年引起爆炸传播的跨年晚会,同样也是一次成功的尝试。通过这次晚会,B站也在对外宣告着,随着B站泛年轻文化用户数量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大众流行文化正在和B站发生关系。

这肯定需要一个过程,而变化也确实在慢慢发生。

引起这些变化的,主要源自B站的创作者。他们是B站最重要的资产,也是B站区别于其他平台的核心之一。

内容行业的竞争,到最后都会回到人才竞争层面。越来越多内容产品竞相挤占用户有限的时间,内容平台面临的威胁不再只有同行,还有各种试图涉足内容、掌控流量入口的平台。

在这场内容平台与“门口野蛮人”的时间大战中,B站的最大机会在于尽快强化生态中每个环节之间的正向作用,持续提升内容的数量和质量,最终让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自发形成的生态,真正沉淀为平台自觉的商业模式,构建起竞争壁垒。这就必须要借助UP主们的力量。

B站董事长陈睿曾做过这样一个比喻,B站就像是一个小区,这个小区里面有住客、有商户,里面的业主就是用户,这些商户的经营者就是UP主。

B站不像YouTube,像快手

在颁奖典礼现场看UP主表演的陈睿

“你一定要选择对你的社区发展长期有利的用户,我不是不团结其他人,而是我一定要知道对我社区发展最有利用户是什么?第一就是UP主。”陈睿在接受晚点采访时说。

2017年,B站把首页从分区改成智能推荐,遭到用户强烈反对。但陈睿坚持要做,理由是因为这对UP主有利。“如果UP主都不生产内容,观众就散了。”

发展至今,随着B站分区的细化,越来越多领域的UP主开始展露头角,B站内容的丰富度也因此不断扩充,构成了一个日愈完善的内容生态体系。根据B站2019年三季度财报PUGC内容占B站整体播放量的90%。三季度B站月均活跃UP主达110万,月均投稿量达310万,分别同比增长93%和83%。

从百大UP主所属的分区比例变化就能窥探B站内容的变化。2018年,百大UP主中所在分区最多的是游戏区,但到了2019年,生活区成为了占比最大的分区,达到34名,覆盖了美食、美妆、萌宠等多个细分领域。

根据B站的公开数据,2019年全年生活区UP主数量同比增长161%,在所有分区中增速最快;其中,萌宠类、美食类、Vlog与旅游类的UP主数量增幅都在150%以上;生活区播放量同比增长108%,互动率上涨250%。

相比起其他各个专业分区,生活区门槛低、制作难度不高,却受众最为广泛,生活类稿件的猛增,从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内容形态的多元化,加入B站的创作者正在变得越来越多。

“新人都是魔鬼。”在给年度新人UP主颁奖时,哔哩哔哩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是B站的一句老梗,有时是调侃一些许久未更新的老UP主,有时则是发自内心地感慨,新人都是魔鬼,一些刚投稿不久的UP主,就已经展现出一个十分成熟的创作姿态,从技术、内容、创意等方面让人大开眼界。

相比去年的榜单,2020年的百大UP主有45位是新面孔,其中还有一些是2019年才刚开始做视频的。

被评为“年度黑马UP主”的“大祥哥来了”,一年涨粉300万。要知道B站目前粉丝量最高的UP主老番茄,粉丝量是790万,而老番茄刚开始投稿时,还在上初中,现在他已经是复旦研究生.....

B站不像YouTube,像快手

和所有的社区一样,B站的内容消费者和创作者往往是两位一体,一个拥有百万粉丝的UP主,也可能是另一个UP主的忠实粉丝,无论是创作者还是观众,都是整个社区环境的创造者和参与者。

这就构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大量的UP主创造出内容,构成的独特文化氛围吸引了新的用户,这些用户慢慢萌生了“自己也要生产内容”的想法,开始成长,并受到社区内其他用户的追捧,如此循环反复。这种伴随让UP主和用户之间产生了极强的感情连接,演变成一种双向的陪伴和成长。

“我特别喜欢B站的一点,就是它的创作氛围和可爱的观众们,你不会在除了这里之外的地方,找到更懂你,更会接梗,更会造梗的这么一群人”,被评为年度创新UP主的“机智的党妹”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

B站不像YouTube,像快手

2019年,关于B站更像谁的讨论越来越多了,已经没人再把B站和优爱腾相提并论了,因为双方的差异变得越来越明显,被提到最多的还是Youtubu,而最近B站又被解读成头条系的最大竞争对手。

刺猬公社认为,从社区氛围来讲,B站反而会更像快手,因为这两家平台,笼络的都是一个非常大类的群体,B站是追求新鲜的年轻人,快手则是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在这个大类下,这些用户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需求,当这些需求被一一满足,平台的氛围自然也逐渐形成。

和快手呈现的“魔幻现实”不同,B站创作者呈现的是更年轻化的“精致现实”。

“年轻”两个字决定了很多事,决定了他们的最初的创作动机不是功利的,决定了他们的创作理念是最前沿的,决定了他们对视频质量的高要求,决定了他们强烈的表达欲和社交需求。

在长期坚持创作之后,他们不断成长,变成了同龄人中的草根偶像。UP主与用户之间通过弹幕,评论等形式直接产生互动,是社区活跃度的重要来源。

被评为年度最佳作品的《【何同学】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是2019年6月在全网引爆的一段视频,他的创作者“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是来自北京邮电大学的在读大学生。其他百大UP主中也不乏00后。

B站不像YouTube,像快手

B站的年轻基因是在持续向下传导的,不断“出圈”的过程,其实并不是平台的刻意为之,而是由用户以及创作者自身的成长而推动的。

“祝小破站在破圈层的道路上披荆斩棘,未来不只是中国的Youtube,更是全世界第一个bilibili。”获得年度新人UP主的巫师财经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这样说道。

祝福是美好的,但无论是B站,还是UP主们,要做的事,依旧很多。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