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创业资讯 2020-01-31 评论(0)
- N +

虽疫情肆虐,可生活仍要继续。包括本所在内的,不少公司与企业均将开工日期定在2020年2月9日之后。在这个略漫长的庚子年春节里,各项管制政策等使得企业间正常的合同履行行为受阻。疫情发生后,企业间待履行的合同该如何处理呢?本期要点如下,请大家多多指教。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1. 肺炎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2. 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的区别为何;

3. 肺炎疫情将如何影响合同履行;

4. 企业该如何举措以尽可能减少疫情影响?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不可抗力规定在我国《合同法》第117条、第118条以及《民法总则》第180条,其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此次肺炎疫情,爆发迅速,全国各省市在短时间内一级响应,不少城市陆续颁行暂停公共交通运输、禁止开展聚会活动、春节假期延长等病毒阻断举措。人民群众对以上疫情与各项行政举措不可预见,更不能避免疫情传播以及正常生产生活受到行政措施的影响,且至今疫情仍在蔓延,对症药物的研发尚需时日,各项行政举措仍常备不懈。

对照SARS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因政府及有关部门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响致使合同当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纠纷,按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和 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妥善处理”。即:“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

对比,笔者认为,此时疫情可归为“不可抗力”事件范畴。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的关系

情势”原则规定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虽然该条将“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在规则规定中予以明确区分,但实操中,关于不可抗力与情事变更之间的界限并非完全明朗。

如非典期间(2014)粤高法民二申字第1554号案例中,禅桂新中心城区于2013年7月1日禁限货车通行,致使合同双方不能顺利履行合同。对禁行措施,应归为不可抗力还是情势变更原则呢?

本案中,法院认为:该措施属于政府部门行使行政职权的行政行为,该行为的实施是双方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并且客观上造成了日常需要使用大型货运车辆的钢铁贸易市场的承租户无法正常进行经营活动,因而继续履行合同对承租户一方明显不公,而造成该事实又不能归咎于合同双方当事人。因此,二审判决认定禁限货车通行措施符合上述规定的情势变更

对两者间的微妙关系,我们一般认为:不可抗力的发生未影响合同履行时,不适用情势变更原则;不可抗力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时,仍不适用情事变更原则;只有满足以下条件:

(1)不可抗力导致合同履行十分困难;但

(2)尚未达到不能程度之时;

(3)按合同履行显示公平

此时,方可适用情势变更原则。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疫情会如何影响合同履行行为?

根据上文分析,疫情对合同履行的影响,正是“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对合同的影响

不可抗力对合同的影响

依据《合同法》第117条第一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不可抗力为合同履行中的重要免责条款。但我们也注意到,免责的前提为不可抗力导致合同不能履行。

《合同法》第94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即不可抗力也是解除合同的法定事由。但可以继续履行,合同目的仍能实现的,则不能够直接解除合同。

情势变更对合同影响

依据上文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情势变更情形下,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请求人民法院根据公平原则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即情势变更是公平实现的又一重要方法

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吗?

企业该如何举措以尽可能减少疫情影响

我们建议各企业结合自身业务实际,从合同业务类型、合同已履行情况、合同尚待履行内容、合同未履行部分对经营收入的影响以及合同中关于不可抗力的约定责任等内容入手,评估此次疫情是否已严重影响合同的正常履行以及合同目的的实现:

(1)对确有影响的合同,可通知对方,采取紧急保护措施

(2)对不具有履行可能性或疫情之后再履行合同,无实际意义的合同,合同相对方可协商解除合同;

(3)对合同履行基础发生变更,但仍有履行可行性的,可与对方协商对策,基于公平原则,重新签订合同等。

(4)未来新签订的合同,密切关注不可抗力条款,合理分配不可抗力责任等。

   生活不易,我们还在一起,愿与诸位老友同舟共济,共克时艰!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