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创业资讯 2020-02-09 评论(0)
- N +

今年的新型肺炎,其实和2003年的非典,有很多相似点。

我2003年还在打工,一个月6000,但也是这一年,我赚到了我人生的第一个80万,买了第一套房,出了第一本书,可以说,非典让原本打工的我完成了蜕变。

今天就和我分享一下我当时打工时的故事,希望对现在打工的你有所启发和帮助。这里的打工者,是一个统称,和上班族、白领、职业经理人、员工都等都只是称呼的不同,本质都一样,就是通过贩卖自己的技能和时间而赚钱的那一部分人,注意,是大部分人,大部分人是要靠上班养家糊口供房贷还车贷送小孩上学的,当时的我也不例外。

 1 

收入只有工资一个来源,很危险

我被删的的一篇文章,提过,你我离PO产可能也就一两个月,这里不仅指老板,也指员工,其实回想自己打工的那6年,还真是没有任何“抗风险”的能力。

2003年我最核心的收入也是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工资,工资晚发一两天都会对我的生活有影响,因为我要交房租,因为我要吃饭,因为我要花钱坐车上下班,到处都要用钱,那时我最恨的就是财务部门,我的报销总是批的那么慢,她们压根不知道我最喜欢出差了,因为出差有差旅补助,我还能“额外”赚点工资之外的差旅补贴钱。

工资及差旅补贴,是那时我收入的全部,根本存不下什么钱,工资也就刚够每个月的开支,那时的很多同事应该不知道我爱喝酒吧,其实不是不爱,是没钱喝,喝顿啤酒就已经很开心了。

2002年底,发生了SARS,我还在打工,那时因为我在的是一个国企的广告公司,所以收入基本没受影响,但客户和工作却因为疫情的关系,少了不少,当然,那时虽然要求戴口罩,但因为传染性没那么强,所以还没有到小区封闭,不能上班的地步。

2003年SARS期间我出差北京,当时傻不傻?土不土?😭

那时,上班也不再打卡,爱来不来,只要完成工作就行,所以就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自由”,就琢磨着看看还能干点什么事。

注意,那时一切向钱看。

就一直琢磨着,能干点啥事可以赚点钱。

当时的我“工资才6000,也没什么存款”,就一门心思想搞钱。

因为感觉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自己就被“下岗”了(国企)。

 2 

我的第一桶金

2003年公司业绩那么差,升职加薪是不可能的了,怎么办?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那时应该没有副业这个说法,只有兼职这个名词,我记得当时我天天找兼职的机会,还曾经帮人做过PPT以及提过案,但都没赚什么大钱,也是辛苦钱,有这次没下次那种,不稳定。

但机会终于让我逮到了。

记得是2003年中,一个很小很小的客户找上门来,我当时的公司属于国企,只服务大客户,都是一个月几十万的月费,这个客户听完我们的公司介绍以及报价后,吓坏了,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可能我当时表现还不错吧,以及对他们很客气,他们当时的市场部部长王富昌童鞋隔天就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兼职“,就是私下帮他们做。

我记得当时立即拒绝了,觉得这是叛徒或者说是假公济私,对方不知为何看我越是坚定,还越愿意找我,明确说他们支付不起我们公司几十万的月费,真的想请我可以帮他们一下。

犹豫了几天后,我问我当时的上司,这个小客户要不要接,当时已经在服务美的空调、水井坊、广药集团、蓝月亮等多个大客户的她说

哪有空服务这种不知名的小客户,他们也肯定给不起钱啊。

你有兴趣你自己帮下他们呗,别让公司知道就好了。

我当时如获至宝,算是过了自己心理上的那一关(现在想想真的感谢她),遂和老王约了在东圃一个饺子馆见面。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他们当时的企业叫做蝶恋花,属于专业美容院线的企业,就是专门给美容院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因为上一任总经理带了很多高管离开,导致企业一下遇到很大困难,并计划出一个新的品牌来挽回经销商还有团队的信心。

我当时对这个行业一窍不通,也不知可否帮到人家,当老王问我需要多少费用的时候,我竟然告诉他:

不要一分钱,按效果付费即可。

当时他愣了,问为什么,我说我不懂你们行业也不知是否可以帮到你们,我现在收钱不合适,等我方案出来以及有效果了再给钱也不迟。

反正我没有女朋友,精力旺盛,平时也没事干,帮你们免费策划也是一种学习。

我解释道。

一下把王富昌说楞了。

哈哈哈哈

他当时笑了起来,他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谈生意的人吧,那天喝的很开心,我也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他们行业和企业,说了很多知心话。

果然,没过几天,就在王富昌的介绍下,我见了蝶恋花的张宴董事长和刘宪总经理,真正的决策人。

人生有时就是那么巧。

我当时和两个女孩合租,其中一个女孩就是做美容行业的,因为经常聊天,让我对这个行业多少了解一点,所以在和两位老总聊天时,他们也没有觉得我不懂,相反很惊喜我对很多细节尤其一线美导生活的了解,让他们大呼意外,觉得这小伙子不简单。

应该是2002年春节后,我搬到了东圃美景花园去和两个女孩去合租,租金400元/月。

住进去以后,我问她俩为啥允许我一个男的合租。

她们说觉得我长得安全(就是比较丑的意思),且东圃比较乱,经常有抢劫、偷盗等发生,屋里有个男的一起住比较安全。

好吧。

从小到大这样被评价已经习惯了。

当时住大房子的是也是一个湖北的姑娘(感觉湖北、湖南的女生在广州好多),好像是某个品牌总部的美容培训顾问,就是给一些美容院的美容导师做培训那种。

她经常在客厅摆弄她的培训手册还有产品套盒,因为自己要立志走营销嘛,就对所有的东西很好奇,就经常问她问题,一来二去也就对这个行业有了点了解。

所以,你看,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当然,最后这两个企业家对我提出“按效果付费”的合作模式非常认可。

夸奖道:

这小伙子可以,够自信,也懂得逆向思维。

鉴于他们去年的销售额是3000万,我现场提议:

1、只按招商额来提成(核算周期短);

2、低于3000万不拿一分钱;

3、只拿高于3000万的8%。

这样的合作及提成方式,则更是让他们无法拒绝,遂一口答应。

拿到合同签约后,我开心坏了,第一时间就去电脑城花了12000元(足足花了我2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个超薄的东芝笔记本用来做策划。

想赚大钱,必须学会“风险逆转”,即让老板觉得只会赚不会亏,这样你才有机会争取到更好的机会证明自己,便于未来的升职加薪或生意合作。

现在想想,自己虽然爱钱,但还真的一直秉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更是真诚的可以,这些都是宝贵的品质,也是能够和很多人成为十年二十年朋友的原因所在吧。

现在的我,如果遇到2003年的我,应该也很欣赏并给机会他,毕竟,当时的我激情满满,营销天赋也已经乍现,最主要:不计较,够拼命。

想要做好策划,必须要了解消费需求,这是策划或创业的第一步。

但自己太屌丝,又来广州不久,那些经常做去美容的“白富美”我压根没任何机会接触。

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我最后一狠心拿了200元(我当时工资6000),给了广州天河棠下一个美容院的老板。在我再三请求下允许我躺在美容床底下一声不吭的呆了两下午。

那种场景不亚于电视剧里演的在偷情过程中,人家老公进来了你躲在床底下的感觉,怕被发现、怕被挨打,紧张的大气不敢出。

两天结束后,自己想想也后怕,万一被发现,不被骂死都算好的,有些事情,只此一次就好,真的没有下一次(现在想,当时为何没有买录音笔呢,现在想来要么当时没有这种东西,要么我嫌太贵了没买,反正我当时傻得要命,现在我早就不敢了,真是年纪越老,胆子越小)。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在美容床底下,算是第一次近距离“了解”女人,发现原来女人和女人之间聊天可以那么大尺度。

从需求角度,我发现女人来美容院无非两个目的:

一个是解决问题,比如减肥、祛斑、美白等,大部分美容院专业线都是这个方向,因为走功效路线赚钱快啊。女人明明知道“800元15天减3斤”是不可能的,但她仍要试,要不怎么说女人爱做梦呢。

很多做美容的懂得这个道理赚了很多钱,但因为赚钱太容易,就渐渐只顾营销而忘了产品和服务,所以说美容专业线能做大的企业不多,成为品牌的更少,最大原因就是太暴利太赚钱的事做习惯了后,谁有耐心、匠心做一件5年甚至10年才有起色回报的事业呢?

女人来美容院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抗衰老,抗衰老算是很小众,SK-II也还没火。

可我确实发现:

有顾客来美容院就是为了来保养肌肤、护理身体的,并没有很急很具象的问题、症状要解决,但这种顾客是来的频次却是最高,一年下来也是花费最多的。

我就想,与其学别人如何忽悠,为何不针对这个看起来小众,但更有黏性的一个方向呢?

于是,我给这个品牌做的梳理是:

定位:抗衰老专家

产品线是:“不千人一面,个性化抗衰老”,即根据消费者的4个年龄段、5种肤质交叉出了9套产品出来,比如你是28岁油性肌肤,就可以针对性的购买make28you系列产品和服务;

solgan:肌肤已老化,美容还有什么用。

用一朵枯萎的花寓意女人当皮肤松弛无弹性的时候,再补水或美白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后来看了很多营销书籍后才知道这属于典型的恐吓式营销,这句话是我游泳时认识的一个姑娘亲口和我分享的,大概原话是“如果皮肤老了,再美容也没有用啦”,她边说,边用手指往后拨自己的脸,好像能让皮肤更加紧致一样。

……

有了定位后,也跟着做了很多LOGO设计、产品设计、招商手册、品牌手册、产品手册、招商会策划等等,都是一边上网找资料或者看书一边做,整个方案做下来花了三个多月,自己最后也成了十项全能。

……

以下省略几千字。

包括给客户老板提案时因为熬了几个通宵摔倒在地上让客户非常感动方案全盘接纳通过;

包括因为研究美容走火入魔学会了搭讪功夫在某超市成功约到某美女;

包括自己阴差阳错学会了提案和演讲。

直接公布结果吧:

2003年广州美博会(广州火车站对面)3天招商6000多万,我也分2次拿到了人生第一桶金:80多万(最后按回款额算的)。

要知道,我是一个工资才6000一个月,在和别人合租的屌丝。

当自己看到ATM机的数字时,我还很屌丝、很不相信的数了好几遍到底有几个零,最后看真能取出钱来,才信以为真。

当晚,就第一次很阔绰的请了一群兄弟吃饭喝茅台,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喝茅台,三个人干了两瓶。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这个客户我服务了3年,每年有80多万收入,我当时还在打工,包括去了一个汽车企业打工底薪几十万,但我工作的很奔放很率性,有一说一,只对结果负责,导致打工的业绩还不错,老板也很赏识,一个老板多年后2014年收购了我的公司,一个老板一直把我当做他们公司培养的人才到处说,很自豪。

为何我当时能做到不用看别人脸色,甚至能从老板角度思考问题,得到老板的喜欢?

因为我当时每年有额外的80万收入,有底气,不靠工资,心态自然不一样。

所以我给大家的建议是:不管在疫情之中,还是疫情过去后,除了工资之外,你一定还要有一份其它收入,这样你才会在工作中游刃有余心中不慌动作也不会变形。

你假设一下,如果别人愿意给你钱,还不用你坐班、上班,最可能是什么,是你能给别人解决什么问题或提供什么价值,人家愿意给你付费?

如果没有,那一定要去找到它,否则你会一辈子打工,而打工会有很大的天花板,也极易容易被裁员。

现在哪家公司还招40岁以上的普通主管,这次疫情很多企业都要撑不下去了,如果你不幸失业了,半年内或一年内你会找到工作吗,大概率很多企业2020年会收缩,不会招新人的,那你岂不是被失业后一年没有收入?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看到很多餐饮企业比如老乡鸡还有木屋烧烤的员工申请不要工资,我拍手叫好,当然,他们老板是不可能不给员工发工资的,我看到老乡鸡的老板甚至把员工的申请撕了,这也很好。

但我有必要提醒下,按照上海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的预计,最理想的状态是疫情两三个月后解除,中间状态时胶着一直拖上半年甚至到一年,最坏的状况是席卷全球。

按照最理想的状态都需要一两个月的话,确实需要企业和员工共克时艰,否则企业很容易倒闭,而员工也很容易被失业,一旦被失业,半年一年找不到工作是大概率时间,所以我给很多服务业的建议是:

公司不要裁员,给员工基本工资(每个城市有最低工资标准)以保证最基本的生活,餐饮企业还可以管吃住,共同熬过去才是双赢之道。

你看K歌之王,如果破产并造成200个员工失业,那是双输。

在这个关键节点,我期望很多员工不要过于计较工资的多少,前提是和公司一起活下来,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会失去的更多。

而且说句难听的,如果你和老板共同经历过生死,以后无论是升职加薪肯定是首选,包括给予期权股权的奖励,老板也需要有老板心态的合伙人。

我如果还打工,只要不饿死,能生存,我就愿意要最基本的公司甚至不要工资,来跟随老板共渡难关,一则我是真的这么想的,二则这也是一种态度。当然,前提你跟对了老板,他是一个讲情义且有未来的老板,如果老板不咋地,疫情有没有你都应该撤。

做个测试:

有的老板承诺卖房卖车也要给员工发工资,你觉得靠谱不?是该跟随还是立即离开?!

 3 

我的第一本书

2003年很奇妙,因为在SARS期间,工作并不太忙,所以看了很多书,现在想想,截止目前我也就2003年看书看得最多最认真,学到了很多东西,于是突发奇想,能否边看书边投稿?

因为我一直信奉“输出才是最好的学习”,即你看了懂了还不够,还要说出来、做出来,形成你自己的东西,并进化成你的本能,你才会受益,否则就永远是一个知道分子。

我的提议得到了两个人同事的认同,三个人相互鼓励及PK,看谁的观点好,以及写的多,被采用的多。

我们当时都是里斯、特劳特的忠实粉丝,几个人在一起最喜欢的就是对书中观点的讨论以及各种争吵,用学到的利润对当时的中国品牌指指点点,比如当时的联通CDMA,比如当时的青岛纯生,比如当时的健力宝第五季,我们都指出了当时他们的定位失误及营销策略的无效,虽然我们当时人微言轻,可因为观点犀利,竟然被南风窗、销售与市场等杂志采用了我们多篇稿件。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实在找不到这本书的封面了,只在期刊网上找到这样一个截图)

记得当时销售与市场杂志的陈德荣向我们约书稿的时候,我们激动坏了,要知道当时《销售与市场》在营销人心目中的地位,就像《南方周末》在当时新闻人中的地位一样。

为了写稿,我们三个人天天挑灯夜战,白天上班打工,做PPT,提方案,帮公司拉客户、服务客户赚钱,晚上写书,甚至可以从体育中心那里一直走路走回东圃,只是因为许多观点要共识,要商量。

最后竟然用了不到3个月就和两个朋友一起写了人生的第一本书《营销大革命》,虽然完全是和两个小伙伴一起,把里斯、特劳特的诸多书籍学以致用,来解释中国的品牌现象而已。

但依然实现了我们刚毕业刚到广州就出书的梦想,而且还是和当时那么好的杂志合作。

现在回想,那时的青春真美好,一块钱的公交车坐着都很幸福,因为旁边有人和你一起学习成长和进步,走路回家也开心,因为你用心工作和写书的时候,时间总过得太快。

我们把书写完后,伴随着最新一起的《销售与市场》杂志售卖,记得当时才卖16元,一本杂志都7.5,所以当时据说卖得很火,虽然杂志社好像只给我们结了8万元,现在看来就是卖了100万元,合计5、6万册,其实最后一次陈德荣和我喝酒喝多了,说这本书当时卖了可不止5、6万册。

其实,那时我们对钱真没那么敏感,觉得在自己的专业得到了认可才是最关键的,自己做营销的,能和当时最优秀的杂志联合出一本书,那太自豪了。

一拿到稿费,我们三个就第一次去了夜总会(天河大厦),当然,也不懂干啥,就是喝酒,三个人都喝醉,发自内心的开心。

你知道这本书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后续价值吗?

认识了真功夫当时董事长蔡达标,认识了当时哎呀呀的叶国富,认识了很多知名企业家,因为当第一次见面,别人给你一张名片,而你给别人一本书的时候(那时出书还算稀缺),别人肯定对你印象深刻,而且拿回家看完,一旦认同了你,以后沟通交流就再无障碍。

可以说,这本书为我后来的创业,奠定了很大的信任和客户基础。

我写关于这本书的故事,以及最近日更很多硬核文章,写那么多字,是想告诉大家,越是非常时期,其实你越有时间让自己成长,不要慌,做好你自己,难得安静,就让浮躁了好多年的自己稍微沉淀一下吧。

你看人家刘润最近这14天在家里写了6.5万的字,你在刷屏为各种消息长吁短叹忧国忧民的时候,人家的书快写一半了,疫情过后,你还是你,但人家刘润已经又升级迭代了。

你,是想继续颓废下去,还是多看点书写点字?

我这几天除了自己写文章,还天天上得到去学习,今天在得到上听很多老师的直播,学到很多东西,但最让我震撼的是,刘润老师竟然为了一次直播做了那么详细的板书,让我自愧不已。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最可怕吗,那就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比你还执着,比你还专注,比你还死磕。

是的,在家隔离期间,你可以有机会好好梳理自己、梳理工作、梳理亲情,等等,有好多有价值的事可以做,甚至倒逼自己,不上班可以完成公司的任务不,不坐班可以帮公司解决问题不,如果可以,那其实用什么钉钉、企业微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主动的担当,高效的解决。

如果有收获或进步,以及思考的心得,建议你用文字把它记下来,也可以发给我,我觉得有价值的话,我可以通过公号发布一下,并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写,反正不吃亏,未被采用也可以自己留着。

在家期间,多看书多写字,会让你受益匪浅

 4 

我的第一套房

说实话,我当时对买房一点概念都没有,觉得买房离我太遥远了,哪怕我赚到80万,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我还是在勤勤恳恳的打工。

直到有一天,老王让我陪他去看房子,我记得当时看了好几个楼盘,我每一个都觉得很好,但老王就是不落定,各种谨慎。

我是个急性子,为他为什么不买?

他说他懒得贷款买,要么有的房子钱不够全款,要么学校配套不好,要么是位置太偏等等,感觉他操碎了心。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我呢,就没心没肺的和售楼小姐聊天,当时卖房子的都很漂亮,其中有一个售楼小姐不知为何,不嫌弃我穿的屌丝,问这问那,还给我推荐了一套房子。

我说我不买,我山东人我也就在广州打工,早晚要回老家(当时就这心态),我在这买房子干啥(我当时真的没有想过在广州落地生根)。

这个菇凉具体说了啥我忘了,大概是你现在买,哪怕离开广州卖了也是赚的,比现在租房子好,租房子也要花钱,为啥不把本来交租金的钱用来交按揭呢?

我当时对投资、对买房、对按揭一头雾水,啥也不懂,也懒得了解细节,就让她帮我做主,给我推荐我适合买多大面积以及什么朝向等等,搞得那个小姑娘压力挺大,最后很认真的给我推荐了一个小三房,97平方,41万,临马路有点吵,但性价比高,我当时没想长居广州,不到一小时就答应了,导致很多售楼顾问以为我是富二代。

因为我当时银行卡上还有60多万,就当我想全款买的时候,这个售楼小姐让我按揭,说怎么怎么划算,还给我推荐了车位才3万一个,反正我这个人很容易相信人,就一切听她的。

因为当时我算是在国企,且月薪6000,所以中国银行给做了8成的按揭,就当我要付2成的时候,被旁边摊位的中信实业银行(现在的中信银行)的工作人员把另外两成也给做了按揭,说中行敢贷给你8成,我贷给你2成算啥。

当时我脑袋是懵的,心想,咋就不用花钱就可以买房了,现在知道了,这叫“首付贷”,懵归懵,我还是信任专业人士,那个售楼小姐鼓励我这么做,说以我这么稳定的收入(国企、工资6000,存款60多万)可以这么做,最后这套41万的房子,我总共实际才花了3万多一点的各种手续费税费。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如果她知道我当时每年可以赚80多万,不知她会怎么想?劝我怎么做。

懂得了这个诀窍以后,我以此类推买了不少房子,其实也不是我主动买,是当时没女朋友,我自己一个纯工科男,没啥消费,钱不知用来干啥,所以就买房子呗,根本不是有啥投资意识或眼光,完全是狗屎运气买了那么多房子。

为啥一直没买车呢,因为当时的汽车公司给我配了车配了司机,又是卖车的,所以压根没有买车的冲动,导致我2006年辞职创业后才买了第一辆车,一个二手欧宝,接着是奥迪A4……

什么时候我知道买房子是值钱的呢,是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广州军区某政委的一个女儿,当时不知为何两个人相互喜欢,她领我去她家见她父母的时候,她一开始对我很冷淡,现在想想不奇怪,她说我多么好、多么优秀、写了本书,她老妈依然不冷不热,但当问我有没有房,我说有的时候,她妈妈立即眼神不一样了,才热情招呼我吃饭,并问我干什么的,一年赚多少钱等等。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房子这么“硬通货”,这么重要,虽然和这个姑娘最后没有在一起,但她母亲让我知道了房子的重要性,也开始关心价格的涨幅以及投资的价值,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算是靠买房炒房赚了一点小钱吧,我算是中国房地产红利的受益者。

当然,现在炒房已经不行了,因为流动性已经很差了,如果你是一个打工族,手中有点闲钱,不建议你乱投资,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同往日,我那个年代有投资意识的很少,炒房也罢,炒股也罢,成功几率还是蛮大的,现在散户基本都是韭菜。

2003非典,“打工的我”完成了人生蜕变

虽然我最近要进股市了,觉得这一波疫情会让很多基本面很好的公司股价下跌很多,是我进入的好时机,等疫情过去一年两年,好的公司会继续好,甚至会翻倍的好,因为当房地产的流动性差的时候,那么多钱没地方去,唯有股市。

整个疫情期间,我除了写字之外,最核心的工作就是研究股票以及个股的各种研报,觉得二级市场有意思,也好玩,也在用自己的认知和逻辑做模拟及推演,有成功有失败,但好处是,慢慢的我在建立自己的炒股逻辑,不为外界所动。

不是有人说吗,每个人只能赚取自己认知之内的钱。

总结一下:

我2003年期间也是一个打工的,和现在还在打工的各位一样。

但我利用非典期间的空闲时间看书写书,出了人生第一本书,也开始建立自己的影响力,没有SARS,天天忙于工作,未必有时间写书,也就没有了很多生意的敲门砖了。

同时担心被淘汰和失业,就做了兼职,且愿意拿结果说话,奋斗了三个月帮助企业赚到了大钱后,自己也因此赚到了属于自己的“大钱”(第一桶金),从此有了可持续性的经营性收入,不再仅有工资这个单一的劳动性收入。

阴差阳错,也因为手头宽裕才有机会买了房,因为相信专业信任别人,才有机会0首付买房并炒房有了持续性的投资性收入。

这个春节,这个“不出门”的假期,你做了哪些努力,哪些改变,哪些蜕变?如果有,可以评论区留言咱们相互加油,如果没有,可以参加一下我们的现金流游戏 

疫情期间,你蜕变了吗?

欢迎留言分享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