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Soul设局举报对手,从饭圈到商圈,举报缘何成了“杀人刀”?

创业资讯 2020-03-18 评论(0)
- N +

欢迎收藏本站,每日更新各种高质量的创业,营销,职场,咨询等干货内容。同时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小峰创业汇,各种创业赚钱项目每日准时与你不见不散。

Soul设局举报对手,从饭圈到商圈,举报缘何成了“杀人刀”?

自从两千多年前,“举报”被发明出来后,不论时代如何变迁,举报文化却从来没有过中断。生命力之顽强,令人叹为观止。

到如今仍是如此。

2月27日,整个娱乐行业都将铭记在心的一天,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大团结”跨越了圈层混战,跨越了物理空间,以一种自我毁灭的形式上演着顶级流量明星“下坠”的全过程。

在没有硝烟的战场,肖战因为粉丝的行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粉丝爱举报,可没曾想创业圈也是。

227大团结的前一天,Soul的合伙人李某、员工范某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原因是设局举报对手、恶意竞争。

Soul是什么?陌生人社交领域中主打不看脸、不约炮,一支表达孤独和灵魂、满身文艺范的社交创业“高岭之花”。然而,举报事件被曝光之后,这支高岭之花深陷在构陷对手的泥垢之中。

在创业圈中,Soul带来的恶性影响或许不亚于“227大团结”。而值得思考的是,两个看似永远不会有交集的圈子,却使用了同一种方法“排除异己”,当举报机制被越来越多人熟练运用,我们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生存与网络环境之下?

举报的名义

互联网商业斗争中从来不乏举报者的身影。

比如老罗,老罗年少轻狂时,质疑方舟子“诈捐”,方舟子一直不肯公布账目细节,老罗就带领多家媒体前往警方和税务部门,举报了方舟子和彭剑涉嫌欺诈、偷税漏税。当年6月,他还在《一个理想主义的创业故事》的演讲现场,播出了一段自己和方舟子恩怨的视频。

视频中,老罗言辞犀利,方舟子眼神闪烁,多少人自此对老罗路转粉。

不过,靠着举报伸张正义、名利双收的罗永浩,本身却对“举报”之事嗤之以鼻。2018年,有网友翻出老罗以前的一则微博,微博中他写道,“吸毒不代表堕落,举报别人的人才是真正的道德沦丧”。

公开举报一事,多带有本人正面硬杠的性格色彩,董明珠也是其中一个。去年6月,格力电器发布了一封针对奥克斯空调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的举报信,在业内引起渲染大波。

格力内部也素有举报之风。2001年,格力出现严重的罢工现象,董明珠发起雷厉风行的“整风运动”,她把原来放在各厂厂长办公室门口的总经理信箱,都移到厕所、食堂、楼梯间等隐蔽角落,让员工们可以毫无顾虑地投诉和举报。根据来信,董明珠查出了很多问题,并把好几个人送进了监狱。

以前,举报大多是对于非正义一方私下或公开的申诉,但不知何时却逐渐变成了排除异己的权利依托。

2014年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信息遭警方调查,王欣在庭审时,多次暗示这背后是有其他对手在恶意竞争、恶意举报;2017年,作业帮和小猿搜题发生纠纷,小猿搜题指控不良信息是作业帮的恶意行为,李鑫甚至称,“这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卑劣最肮脏的事件”;2018年,某二手车因为一句广告词遭到天价罚单,据说是被对手车给举报的。

直至现在,肖战227大团结和Soul合伙人被抓两件事,在推动举报成风的过程中具有标志性意义。前者第一次以举报为导火索将战事蔓延到行业外,把圈内撕X上升为一次社会公共事件,后者则是第一次完全做实了同行竞争中构陷对手、恶意举报的罪责,而以前的顶多算是商业公关战。

从饭圈到创业圈,无论出于什么理由,举报权无疑都是被滥用了,而且更关键的是,举报是被直接受理且迅速有反馈的,最初举报人也都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举报已经变成了一把“杀人刀”。

举报引发了以暴制暴?

Soul恶意举报被曝光后,知名产品经理、匿名社交APP创始人郭子威发微博称,“实际上Soul和那些被举报者的日活有5倍以上的差距,领先如此之多还玩下三滥,只能说管理层基因优良。”

李某、范某心术不正不假,但为什么偏偏针对Uki,这其中还有一些复杂的恩怨。

追溯到去年7月,李某最开始注意到Uki,是因为Uki与Soul的产品功能类似。Soul从2016年上线,但直到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才初露爆发力,被投资人和外界所熟知。随着Soul多次被媒体当作00后社交的典型案例,市场上也开始涌出一些以匹配为特色、暗自模仿的竞品。

那Uki和Soul究竟像不像呢?

Soul设局举报对手,从饭圈到商圈,举报缘何成了“杀人刀”?

在1v1交友匹配功能上,两款产品着实有些相似。据分别使用过两款产品的用户介绍,虽然市面上有不少主打声音社交的产品,但只有Uki与Soul最相似,尤其在文字匹配和语音匹配的功能上。而且就在去年Soul被下架引发李某授意下属收集违规信息的同一时间,Soul还发过一则关于App被恶意仿冒和抄袭的声明。

声明称,有众多用户反馈,各大应用商店的多款应用存在恶意仿冒和抄袭Soul App 的行为…对仿冒、剽窃抄袭 Soul App 的公司表示强烈谴责。

所以,这个时候Soul被下架而Uki没被下架,Soul的运营团队焦虑不已。尽管两个产品的数据存在较大差距,可正是因为这些相似性,Uki很可能会成为Soul下架之后用户选择的最佳代替品。或许当时李某早已认定Uki是个抄袭者,便愚蠢至极想要借举报“以暴制暴”。

毕竟,在创业圈产品之间模仿、借鉴或抄袭混淆难辨,维权远没有直接搞垮对手来得直接。

肖战的维粉可能也抱有相似的想法,既然阻止不了CP粉、同人文的“创作自由”,那借举报之手、利用公权力向另一方施压,封了他们活跃的平台便可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

只是他们没想到会伤害会以更大规模的“暴力”反弹回来。2月28日,227团把注意力放到了肖战的商业代言上。除了号召在电商购买过Olay产品的网友向网点索取实物发票,还大量涌入肖战代言品牌的微博和淘宝直播间,直言拒绝购买相关产品。

其实,这和流量明星脑残粉手撕经纪公司、手撕品牌主的行为并无差别,但关键就在于这种“以暴制暴”的方法确实达到了他们想要的目的。可这才是最悲哀的,因为对于娱乐圈乱象,除了以暴制暴我们竟毫无他法。

坤伦对决也好,227大团结也好,这样的事估计以后经常发生。

内斗愚蠢,便宜了谁?

“当个人一旦形成群体,就会出现智力下降、易于冲动和信心倍增的心理特征”,这是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提出的理论。227大团结中率先引战的维粉们之所以能想出举报这么愚蠢的法子,还大张旗鼓地付诸行动,大概便是源于此。

与肖战事件不同,Soul设局举报对手更多的是个体行为。

据一位员工介绍,2018年9月Soul第一次被下架时,在一次交流会中,已经有高层直接提议去举报对手,让对手也陷入下架风波,实现“共同退步”。但很快这个提议被不少员工所反对,最后并未提上议程。

创业团队毕竟不是乌合之众,李某个体的愚蠢来自自身行事的卑劣,至于创始人张璐知情与否,外界只能揣度无法证实。当然,不管怎么说,作为soul的核心人物,她的责任同样不可推卸。

227大团结和Soul恶意竞争本质上虽有所不同,可都透露出一个问题:贵圈真乱。尤其是创业圈,聚集了各界的精英人士,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满口创业改变世界,可到头来都臣服于现实和私利之下。创业环境的变坏也让很多创业者开始变得面目可憎了。

而且过度的行业内斗消耗的只是产品自身的品牌、竞争力与信任感,最后还很可能便宜他人。

2019年8月,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陌生人社交行业洞察》显示,陌陌、探探的安装量分列第一第二,紧随其后的是Soul、Uki和积目。Soul心灵社交的理念,原本是对陌生人社交沦为约炮软件的一次突破,当其突破小众圈层之后,它似乎更有可能改变陌陌、探探主导的市场格局。

然而,Soul却转头把炮口对准了Uki。这造成当前Uki势力孱弱、Soul口碑尽毁,陌陌和探探的地位却越发稳固了。

肖战粉丝互撕也是两败俱伤,但唯微博不朽。这些年来,多少个流量明星被粉丝拥上微博各类榜单的宝座,她们打榜、控评、四处引战,强占了原本开放、交流的公共言论空间。这些行为是引起外界反感的原因,不过本质上也是在遵循微博制定的规则。

当初“坤伦对决”时,一位蔡徐坤的粉丝讲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如果不弄这么多榜就不会有这么多事端”。 而如今肖战维粉的无知无畏,又何尝不是微博与粉丝经济“惯”出来的呢?

举报原本应该是正当的,可现在却沦为个人或群体行不正当之事的利器。一旦人人都诉诸于此,我们失去的不止是正面交锋的勇气,还有越发弥足珍贵的道德底线。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