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 N +

互联网行业很喜欢讲一个词,叫做降维打击。

简单来说就是凭借技术进步,直接让潜在竞争对手的生存环境恶化,从而赢得胜利。

例如典型的免费软件对付费软件的打击。

最近各路直播平台和远程协作软件,对中小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们,就形成了降维打击。

把战场从学校课堂,直接拉到了网络上。

视频一开,谁都不爱。

可怜的小朋友们,2003年的时候,前辈们放了一个长假,当时就算是学校再怎么手长,也顶多让老师多布置几份作业,手伸不到学生家里去。

结果在2020年,同样是停课,学校干脆直接开启了线上教育的模式,还想打王者?别闹了。

王者们都去上网课了。

感谢互联网,感谢线上教育,最近我排位喷人都找不到对手了。

比起远程协作软件,很多老师其实更愿意用大众化的有视频直播功能的平台开网课。

毕竟这些平台,一直以来做的就是一对多的视频流业务,1个主播对几万几十万观众,应付网课的需求,其实绰绰有余。

越是专业的网课平台和办公软件,越是要服务于整体的学校和公司单位,而不是用户本身,不是说做的不好,而是定位不同。

这个逻辑理解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大部分人去上网课、去用办公软件,本来就是被迫的,用户体验再差,领导一声令下你还是要下载;

用户体验再好,老师不要求,会主动去看网课的好学生也只是少数。

所以为什么很多软件不重视用户体验,因为对他们来说用户就只是数字,而非拍板的客户。

用户和客户,不是一个概念。

“停课不停学”刚开始的时候,老师们用什么平台直播的都有,但各种坑不仅折磨学生,更折磨老师。

半个月过去了,居然是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而听这些老师讲课的,甚至也不全是他的学生。

爱学习的老铁也不少。

这一切很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

线上教学带来的好处是教育资源的普惠。

这次事件倒逼大量的优质教育资源开始视频化和线上化,任何内容一旦变成数据形式,多了不说,起码复制和传播成本会变得很低。

这恰恰是当前偏远地区学生们需要的。

往日各种最顶级的资源,必然是无法惠及到这些学生的,顶级老师都是被名校包圆的,即使去培训班走穴,也和大多数学生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如果不通过网课,可能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与这些老师发声任何交集。

所以学区房才会那么贵。

贵的背后,是资源倾斜差异。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教育问题,本质而是一个经济学问题。

任何数量恒定的刚需商品,最后都会形成马太效应,被少数人享受最多的资源。

老师资源尤其如此,每一个顶级名师,都是不可复刻的,无法大规模生产。

所以受惠人有限。

但是一个顶级老师的网课,制作的教学视频,完全可以让数百万人受益。

甚至对这个老师来说,录制一份课程,或者开一次直播,投入本身不大,但效果却会被网络无限倍的放大。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甚至还有长尾效应,几年之后人们还可以看到他讲的优质课程,乃至只要用关键词就可以搜索到。

这就相当于抹除了空间和时间的差距,只要连得上网的地方,都能享受到超一线的师资力量。

整个互联网的教育资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丰富过,甚至我最近已经开始潜入到一些老师的直播间开始重温学生时代的毒打了。

随着大量的线上平台被开发利用成了网课平台,很多平台也开始主动开发课程。

例如快手就和清华大学旗下的慕课平台“学堂在线”达成了合作,后期用户有望直接在快手“上”清华。

过去你想接触到清华,你需要的是十几年寒窗苦读以及运气和天分,坦率说说,和99.999%的人无关。

但是上清华的网课,只需要你会打开快手。

不光是时间和空间的门槛,就连智商上的门槛,都给抹平了。

早在2018年,快手就和清华大学共同成立了未来媒体数据联合研究院,而在2019年10月底,清华大学便正式入驻快手,开了大量的课程直播。

作为国内较早开网课的大学,清华这次选择和快手合作,除了应对疫情之外,也是建立在一直以来良好的合作关系之上。

归根结底,快手的普惠价值观,也是教育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目标之一。所以在高校合作领域,从教育部到北大、北师大、北体等很多高校,也一直在和快手密切合作。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教育普惠这件事情,快手早就在做了。

即使是和清华合作之前,也在做。

网课业务的基础需求并不难,只要有视频直播功能,任何平台都可以用来开网课。

但是要完美满足这个需求,其实是有门槛的。

例如短时间大量学生同时连线,很多平台的服务器就会卡顿和崩,这是因为在设计架构的时候,考虑的是低人数的高复杂功能满足,而不是高人数的低复杂功能。

坦率的讲,1对多的模式下,只要给少数人操作权限(主播or房管)就好了,多数人只要看就可以。

大多数协作平台的业务逻辑是,每一个人都要有完整的权限设置,这就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另外也要考虑成本,成本越足,体验越好。

很多协作工具其实是不投入大量服务器成本的,因为用户不会天天开一整天的会,每次也不会有几十人几百人同时连线协作,所以没必要投入服务器。

现在大量投入了,疫情过去之后,都得傻眼。

而视频直播平台不一样,本来就是针对大流量场景的,所以服务器成本本身就是大投入。

再次强调,成本投入决定体验。

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人开始用快手直播上课,因为快手原本为了直播投入的成本,完全可以被网课场景完美享受。

另外还有基于直播业务的一整套完整的管理工具。

主播对观众,老师对学生,其实需求是完全契合的。

这导致工具直接拿来就用,比如粉丝群功能,打赏功能,甚至连麦功能以及更多的种线上互动功能,这些都是现成的,而且是千锤百炼的。

拿来就用,体验优秀,满足需求,不用才怪了。

想要做好线上教育,技术和硬件实力达标只是一个开始。

完整的线上教育产业链是什么样的?

让我说的话,最基础的就是,要有商品,要有消费者,要有人买单。

需要涵盖各个门类的教育内容生产者,有比较稳定的可消费内容的产出,大量的有线上学习习惯和付费习惯的用户,还要有合理的变现机制。

这就决定了能做好线上教育的,一定是一个本身就有海量用户的平台,并且对线上教育有长期的布局和规划。

其实是快手。

早在疫情之前,就有非常多的人在快手上学习,也有很多快手用户通过快手来直播授课或者发布课程内容。

在刚过去的2019年,快手上的知识教育类作品数量超过1.2亿,平均每秒诞生4个新的教育内容,平均每个作品获得一万多播放曝光。

这些丰富的而且内容五花八门的教育资源的积累,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强大优势,其他平台要花大量的资源去撬动和吸引的内容生产者,在快手比比皆是。

在这次大事件里,快手就发挥了自身优势,主动在线上教育领域发力,联合了40多家教育企业,在快手上线了“在家学习”专区。

资源免费。

除了教育企业,甚至一些官方机构也系统性地入驻快手,使用快手授课。

作为全国首个利用快手“在线直播+直播间聚合”技术进行直播教学和服务保障的城市,开封市教体局已在快手推出覆盖全学科、全免费的小学至高中12个年级全学段课程。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在直播间线上授课的讲师,都是开封各个初高中遴选的优秀骨干教师,有些还是国家省市级名师,平时能听到这些老师的课的学生数量是非常有限的。

网课直播这个事情,本质上还是要靠技术积累的。

2月10日,各地中小学“线上开学”第一天,开封面向全市80万中小学生,12个年级的全部线上课程,就在快手多链路直播间全面开课,12个直播间的总观看人数超过200万,全程都非常稳定。

这种规模的网课,不能崩,因为一崩就是影响几十万人。

快手作为一个拥有春晚直播经验的平台,为网课视频流的稳定性提供的保障,连挑战都算不上。

除了技术实力,良好的内容生态体系也是线上教育的基础。

《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显示,

目前快手平台上与教育相关的短视频创作者超过99万,教育相关内容的直播日均播放达到22亿次,覆盖超过1亿人,日均观看时长加总约为734年。此外,快手教育生态里有超过160万付费学员,付费转化率高达95%,付费学员月均增长也达到95%。

庞大的内容存量和高额的付费率背后,是快手3亿日活用户,他们是整个互联网上极其真实的一批人。

疫情推动了线上教育的发展,而快手的直播教育,很可能会成为线上教育行业里的一个关键节点。

濮阳市范县的第一初级中学很早就开始了网课教学,而到了现在,几乎所有学生家长都下载了快手。

从这个学校的微信公众号的推文里,可以发现这是经过多次权衡后的选择结果。

一开始一中的老师们尝试了很多不同的线上平台,前前后后有六七种,但最后还是快手的直播功能用起来最方便。

教育普惠,用快手做上课直播的老师越来越多

除了功能优势外,很多快手上原生的教育账号和这些账号发布的大量线上课程,也是范县一中最终使用了快手的原因。

比如范县一中的学生普遍在听的八方状元,就是在快手平台优质的内容生态下迅速成长起来的。

创始人从0开始,3个月就成为了拥有百万级快手账号,以及由数十位来自于清华北大状元、和学校背景教师所组成的团队。

这样的优质案例,也不断吸引着更多更优秀的教育机构从业者,并且在快手形成了良好的生长闭环。

能够让非常多的有能力缺乏舞台的优秀人才,也成为优质教育资源的提供者,这是一种良性生态循环。

除了传统的知识教育外,快手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拥有大量各行各业的顶尖职业者。

这些用户完全可以转型成为优质的职业教育提供者。

仅2019年,就有25万个职业人在快手发布了5900多万条职业技能视频,而且在这里,只要是有价值的知识,就会有人教,也就会有人学,这对于其他平台来说,是难以在短时间内企及的资源及生态优势。

比如34岁的厨师@阿蔡美食雕刻,我跟着这个号学会了怎么做三杯鸡。

比起各种乱七八糟无法验证有没有用的知识付费,能够成功做出来一盘三杯鸡,才是让用户心甘情愿付钱的真正理由,毕竟在他这里学到的东西,真的能吃。

阿蔡用十四年才从打下手的杂工成为新东方的老师,在新东方的时候,他榨干时间也只能带几个班,但是在快手,他已经有了近600万学生。

甚至就连怎么“收破烂”,在快手上也都可以成为线上教育的一部分。

快手上有个@东三省旧衣服破烂哥,他在自己的视频课程里详细的拆解了旧物回收行业的各种细节和操作实践方法,乃至里面暗藏的各种坑。

这些线上课程不但让很多想入行的人少走了弯路,他自己也通过课程收入十几万元。

一个健康的线上教育体系,所在的平台必然要有强大的制造新血的能力。

一个没有人愿意付费的平台,没有价值。

一个付费后不能提供优质服务的平台,同样没有价值。

而快手拥有的,恰恰就是把平台上原有的职业者转化为线上职业教育的生产者的强大资源。

这些形形色色身怀绝技的人,才是快手的真正底气,也是别人靠撒币和引流无法换取的。

这是厚积薄发。

除此之外,快手的AI推送和流量去中心化的战略,会把注意力平等分派给了所有用户,在产品逻辑上本身是为了挖掘出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信息分发平权,是非常重要的点。

快手上的教育视频和别的平台不同的是,那就是只要你教的东西是有用的,甚至没什么用,但是有趣,那不管你是不是大V,是不是头部用户,都会被推送给愿意向你学习的用户。

对任何教育工作者来说,学生的学习本身,其实就是一种正向的价值回馈。

而快手可以让教育工作者得到更多更积极的反馈,也可以把很多普通人塑造成教育工作者。

哪怕不精致,也没有问题。

问题的关键从来在于有或无,不在于好和更好。

线上教育的本质,其实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教育的学习者,每个人也都可以成为教育的提供者。

这是一种更宏观的,成本也更低的教育。

教育的成本越低,才能兼顾到更多的人。

教育的形态越来越多样性,才能让人有更多的选择权。

让更多人有的选,并且成本低,社会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快手做的是一个商业行为,但它也向我们证明了社会价值与商业并非矛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