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创业汇,一个专业分享互联网创业及营销的实战自媒体网站

赵圆圆:离职是真的,想创业也是真的,不过我不是来跟大家抢钱的

- N +

欢迎收藏本站,每日更新各种高质量的创业,营销,职场,咨询等干货内容。同时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小峰创业汇,各种创业赚钱项目每日准时与你不见不散。

赵圆圆这次真的离职了。

这位接手淘宝直播长达两年,亲手将电商带货的高楼平地拔起的男人,在“电商直播元年”的次年,选择了低调离开。

2017年,赵圆圆加入阿里,年底开始负责淘宝直播。“做电商是拼命,做内容是拼天赋,做内容电商就是又拼命又拼天赋”,他在自己的公众号如是说。

一年后,直播电商全面爆发,淘宝直播成为了业内奇迹,2019年天猫双11最终交易额为2684亿元,“第一主播”薇娅连线金·卡戴珊,“口红一哥”李佳琦全网出圈……这一切都与赵圆圆——人们眼中直播带货幕后重要推手,有着不可分的联系。

在很多同行眼中逗趣、高调、常以“淘宝直播负责人”露面的他,也承受着最大的舆论火力,是圈内“被离职”最多的人。

几天前,有媒体突然间曝出赵圆圆离职的消息,并称其“下一步是创业做MCN机构,阿里会是投资方之一”。

赵圆圆:离职是真的,想创业也是真的,不过我不是来跟大家抢钱的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离职,是真的。他还开玩笑说,传离职传了两年,总算遂了愿。

然而,主角赵圆圆对于媒体报道略显无奈,他向新榜表示,离职是真,但媒体报道的内容并不完全真实。

新榜独家采访了赵圆圆,这次他离职后首次接受外界采访,澄清此前新闻中不实的部分,并披露自己下一步掀起波澜的方向。

新榜:外界一直称你为“淘宝直播负责人”,也有声音说另有其人?

赵圆圆:我是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但产品端是内容生态产品组在负责的,这个组同时也是我们内容电商产品组,因为产品组是公用的。

闻仲(玄德)是整个我们做阿里内容生态的负责人,所以报道写得人家降了一级,我觉得这个不对,内容的整个产品都是玄德负责,其中直播这一块是我来管。我们是很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新榜:此前媒体曝光的离职消息是否准确?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赵圆圆:很意外的一件事情。我不知道他们从哪得到的这些消息。因为出来创业你肯定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再宣布对不对?我啥都没准备好,公司地址还没选定、人都没招、业务方向还不是很明确的时候,就被曝光了。之前媒体所讲的业务方向跟投资,也都是尚未有的事。

新榜:为什么选择离开淘宝直播?

赵圆圆:到一定阶段,换一个角色。在生态里面可以做很多事情,发挥更多能量。我觉得在不在位都无所谓,因为我对权力也不是很感兴趣,同时我觉得基本上电商直播的大盘子已经跑起来,0~1的事情都干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深耕,让已经有巨大体量的电商直播圈有更多的可能性。

一来,品牌、机构在直播间里做的一些事情,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一方面,淘宝直播,内容太少,商品太多,我们感觉就是一个主播坐在镜头前讲,然后把东西都卖了。这种内容填充少的话,就有个问题,大家就觉得枯燥,很难拓展出去。

另一方面,商家进来后没有可参考的模板。比如经常有人跟我说,我想在直播间做个发布会怎么做,然后就想尽一些办法,他这样试错的成本是很高的。

我是看到了中间的很多的机会,但作为官方,只能做一个观望的角色。所以我就觉得,要不我跳出来,这事情搞了,就这种冲动。 

二来,基于我已经写了很多的直播间营销模式,我想论证一下。这就要求我必须出来。我大概有几十个直播间里面的全新的内容营销模式,如果我先做,大家就可能去复用它。

新榜:你是怎么定位自己未来的创业方向?

赵圆圆:我不是下来跟大家抢钱的。我是来做一家可能是圈子里是最能出案例、最有趣的一家机构,然后让大家看到做直播的更多可能性,更多营销玩法,让大家学习复用,从而让整个行业有一个能力上的提升。

我(想做的)这个叫做内容营销机构,未来我会接谦寻、美腕这些机构的单子、接商家的单子,就是告诉全行业说直播还有这么多玩法,就这么一个角色。

这个世界上真的不缺一家MCN了。缺的是一家更有内容的直播营销公司,为企业解决一些痛点。

新榜:未来的业务中,可能会为企业/行业解决哪些痛点?

赵圆圆:我觉得以后跟主播、跟机构的合作形式应该更多样化,我有几个相应的模板。比如说我如果签一个主播,大家可以看一下我是跟主播怎么谈合同的,是怎么绑定他的,是怎么帮他去做内容,然后合同模式、分润的模式是什么样的,给大家看一下,作为参考。还有跟主播的管理关系等等

新榜:今年有哪些初步规划?

赵圆圆:今年基本上还是主做淘宝直播,围绕电商平台,给它赋能。我会给它做更多内容,让营销的形态更丰富。因为淘宝直播是我带出来的,我最了解它,而且玄德也是非常支持我出来创业的,我俩可以打一个内外组合拳,探索淘宝直播还有多少种可能性。

新榜:目前有没有合伙人?打算找什么样的人做合伙人?

赵圆圆:没有。可能我要找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就是趴地上干活的、这个圈子里面执行力很强的这么一个人,再找一个财务合伙人,我这人花钱很大手大脚,所以我希望找个财务来控制一下。

新榜:你怎么看待这次疫情期间抖音快手开展的“云逛街”直播形式?

赵圆圆:抖快的直播内容偏娱乐化,而不是偏带货,因为它的整个产品机制设定是偏娱乐向的。 

如果一个抖音的直播间卖货,你会跳到其他页面再跳回来,这个相当不科学,每次我在你屋里买东西,你就把我赶到另一个屋,然后再回来,这跳失率是肯定是蛮高的。但它在娱乐上面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你打碟、搞演唱会,底下大家直接打赏,这个商业路径是通的,但是卖货路径还是没有完全打通。

抖快有点像一个游乐场,你在里面玩来玩去,然后有几个地方卖纪念品。它更强调多样化,电商只是它其中的一个环节,但是淘宝直播不一样,淘宝直播的核心是电商,核心就是卖货,只是在这个上面再加分项,做内容。

我觉得“云逛街”其实是大家都想做的,一个从内容切电商,一个从电商切内容,呈现的形态也不一样。 淘宝直播现在要补内容的功课,但是像抖音快手,其实要补电商的功课,这里面快手走得快一点,但快手有比淘宝更严重的价格战,以及更小的品牌溢价能力。

新榜:你怎么理解今天的直播行业?

赵圆圆:今天的直播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卖货场。我们现在消费的绝大部分东西,都是非刚需消费的。刚需几下就满足了,你下楼买包泡面,上楼拿包卫生纸,刚需就已经解决了,对不对?其他所有都是浅需,浅需其实是需要内容来刺激的,就是种草,通过博主推荐,还有一些价格、资金各个方面的内容来推进。

我认为直播是抖音快手之后的第三个“大营销平台”。以前很多商家或品牌在微博、微信、抖音快上做过的事,可能会在直播里面再做一遍,比如在线的发布会,在线的时装秀,在线看车看房等等。 

现在平台也好,商家也好,还是雷声大雨点小的阶段,老虎吃天下不了嘴,这里面能够把局看通透的、看到5年以后的人很少。

我的预判是,5年之内,直播会成为营销界的一个基础标配,一个电商圈的“水电煤”。在这个过程中,不是说平台搭好了以后,大家在上面欢实地玩,而是平台在做的同时,商家的能力、主播的能力、KOL的能力同步在提高,相当于3、4条腿一起走路。所以比如哪天我的直播营销机构做起来了,平台的整体水平可能也会被带起来。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